2014手机装腔指南

新iPhone很快就要发布了,我也得借机重回装腔界。去年这时候本没什么亮点的iPhone 5s,却因为有了土豪金,导致我那三天明明是去找高中同学小聚,却花了两天时间买iPhone,不知是随意插柳还是怎么着,总之现在的旗舰手机要是不出一金色都对不起自己的身份。当然用金色装Ber的都是初级Ber中的初级Ber,你肯定事看不上的,下面就是最近几个月的手机装腔要点: Continue reading

我说几个事

首先声明我还没仔细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就说几个事:

无论你站在什么伦理角度来看,至此告诉了“多民族国家”不是好当的,你承担的名义越多你需要担当和承受的也就越多。

中国现在也多发恐怖主义,无论是民族冲突还是民间冲突。恐怖袭击中美都是得穿一条裤子的,别再说什么美国人活该被塔利班炸,试试炸到你昆明你急不急?

经济利益,固然狭义的说汉族的确是进入了自古以来他人的领地—欧洲移民到美洲大陆上血洗印第安人,但不代表这样做就是可以作为下限—所以事到如今更多的是要思考你的利益如何分给本地原住民一份,所谓只有钱可以塞住敌人的嘴巴。

中国每年花那么多钱维稳,但却不知道去解决实际问题,这种思路去执政,堆积越来越多的矛盾,今天不爆发出来不代表明天不会,自作孽不可活,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趋势下越发明显,最终你们自己好自为之。拿钱了事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成的。

另外当年红军不也是手拿大刀砍天下的么?

蹲号子装腔指南

BUXDOyoCUAAP4f8

昨夜入梦前,一国内的朋友给我说正牌花果山装腔指南的花总被警方控制,丢了金箍棒,进了号子,肥皂不知道捡没捡。本人也算拜读正牌装腔指南许久,也有一篇还像那么回事儿的装腔指南,在花总还没出来写号子装腔指南前,我就提笔疾书,给各位一个还算靠谱的参考。身在贵国,装腔界异常阴冷险恶,很多人还没有被敲门查表的时候,装腔就已经开始了。 Continue reading

iOS 7为了设计而设计的设计,以及如何作一个后果粉

拖了这么久,明天中午搭配iOS 7新的iPhone 5S和廉价版iPhone就要发布了,还是写写自己从iOS 7推出给开发者以来的各种看法。iOS 7无疑是丑陋的,毫无疑问,虽然想吐槽这块,不过审美这种东西是仁者见仁的东西,所以还是说说iOS 7所谓的扁平化为什么是为了设计而设计的设计,并且是丧失了功能性的设计

iOS的前身iPhone OS,随着第一代iPhone的推出而推出。一开始的iPhone OS是单调的,黑色界面,图标几排,Dock也不是今天的Dock设计等等。

我常说,iOS 6是最完美的iOS,也是iOS的顶峰之作。论扁平化,Windows Phone最的最好,虽然这个OS不怎么样,但好在在美观上是有成就的。iOS 6是在iOS已经精美的基础上继续打磨雕琢,并适度拥抱扁平化,让OS更后现代。iOS 6在 Apple 自己擅长的拟物和扁平就拥抱的非常恰到好处。例如在使用iOS这个工具条对象的页面中,顶部显示时间和各种信息的状态栏就稍作了修改,跟以前的拟物相比,新设计就既拥抱了扁平又保留了美观,此种设计在后来的 BlackBerry OS 10.1 上也有所参考。

features_messages_2x - Edited (1)  Continue reading

美帝留学生装腔指南 初来乍到篇

到美国,初级Ber说America,中级Ber说美利坚,高级Ber说United States of America,骨灰Ber说US。来美两年多了,也算是见得多看得多。

装腔得从上来美国的飞机前的机场开始。一张登机牌也许就能立马划分出初级Ber和骨灰Ber。首先机票得早买,虽说是Ber但花钱花的也是自己的,一般人六月份在美使馆签证完才去买机票,票已成天价不说,而你与生俱来的绿卡范儿,早都买好来美的机票了,所谓签证面试?对你来说只是走个过场。从航空公司的选择来说也是初步筛选Ber的一方面,汉贼不两立,绿卡范儿的你得深恶痛绝垄断市场,市场经济为原则是绿卡Ber的床头口训,首先得杜绝一系列国内的航空公司:好不容易翻墙了特么还要被计划经济么。钱包羞涩的你宁愿选国泰也不会选海航和国航,当然香港转机留守一夜的苦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坐机场快线去兰桂坊几杯烈酒下肚提前适应美帝的糜烂Party生活也是不错的选择。中级Ber坐United/American,高级Ber坐Fly Emirates,当然,2BBer坐,额,British Airways。骨灰Ber,蹭国家领导人访美的专机就去了。

 

家人来送,七大姑八大姨是少不了的,作为一个Ber,这也一定无法避免。聪明的你会提前在网上 check-in,潇洒的背着一个包去首都T3航站楼的机器那扫描护照打印登机牌,随后再走另一个通道托运行李,潇洒的看着旁边的留学生们这个箱子那个箱子的,里面不是电饭煲就是方便面和辣椒酱,笑而不语,绿卡范儿的你早都知道这些东西不仅美国买得到,而且质量更好价更平,让旁边的初级Ber们排他们的队吧。在首都机场走的还可以淡定的在T3安检入口旁边的 COSTA COFFEE 悠闲的喝点东西,旁边的 Starbucks ?对不起我没看到。

 

降落后一定得淡定,这么多人冲着下飞机去过过移民局,激动啥啊。绿卡范儿的你得慢悠悠的站起来,拿行李,下飞机,过走廊,直接从旁边的 US Residents/Citizens 通道走,几乎没几个人,从大中华飞来的飞机,走这个通道的要么是ABC要么早就是黄皮肤美国心了,当然,也可能是贪二代。当你跨过美国国境的时候,你的祖国人民政府官员对你说了句 Welcome Home ,“这边进入美帝,那边还在排队的初级Ber已经肝肠寸断”,具体画面可以回忆盗梦空间的最后三分钟脑补。没有绿卡的你,那还是稍微走快点吧。 Continue reading

San Francisco Bay Area 餐厅指南

隔了这么久没写博客了,这一篇竟然是讲吃的,实在是没出息,无所谓了,食色性也。5月去了趟湾区,参加 Google I/O 2013 ,本来说在回来的飞机上就趁热把博客写了,拖拖拉拉到现在再写也没多晚吧喂。

阿斯诺胖妞说过:”@luogl 、美国总统 @BarackObama 、CNN前北京办事处主任 @rmack 有什么共同点?答案是他们在推特上都fo了在线订餐网站 @Seamless“,启示我也不知道多久follow过 @Seamless ,无所谓,上次还被室友嘲笑过你都喝不了酒竟然还订 Food & Wine 杂志。

California,中文为加利福尼亚人民共和国,顾名思义全中国东南西北你都可以在这里吃到。硅谷众北上无论是开发布会还是Hackthon都聚集在 Moscone Center 附近。旁边就是中国城啦,但不要像 @HexCube 一样在此上班却不知道有啥地道的中餐,掏出手机用 Yelp 查中餐馆,非五星不悦非四星不去,查中餐看鬼佬评价,实属初级吃货Ber易犯错误,大忌!结果我俩吃了一顿用豆舐青椒炒的八边子打不着的“回锅肉”,不如叫做水煮豆瓣再勾芡好了。吃的很囧,啥也不说了,环境一般,最重要的是银两还没少付! Continue reading

运营商就是做管道的命

微信因为在新的版本中提供了语音通话的功能,加上原本数亿的用户基数,动了运营商最后一块蛋糕,遭到了运营商和有关部门的集体讨伐。

首先,运营商最终沦落为管道是不可避免的。运营商可以通过自我创新来咽喉这种结果或者跟服务商结合自己分一杯羹。自从iPhone发布以来,数据业务在移动网络中使用的越来越多,比重越来越大,由此带来的行业创新导致了Whatsapp Kik以及微信这种即时消息服务的蓬勃,自然而然使用传统短信的数量就会减少。这种是无可避免的,技术进步,用户习惯的改变,必然导致了这种方向的发展。在数据网络越来越快,质量越来越好,数据资费单价越来越低的时候,语音的最后一道技术壁垒被打破,类似微信,Talkbox这类语音服务必然会通过数据,所谓的OTT来替代运营商的传统电路交换电话。虽说传统电路交换电话仍然有低延迟,质量高,覆盖面最广的优势,但最终会被OTT的技术进步来缩小差距以至于替换。

同时类似微信、Whatsapp这种业务给运营商也带来了更多的用户使用其数据网络,并且用量也持续增长,虽说可能语音、短信收入下降,但是数据费用总量会增加。换句话说,没有Whatsapp、微信等,用户为什么还要给更多数据流量付费?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相互依托而不是去打压。 Continue reading

从清晨一杯Espresso谈起

昨晚因为头痛很早就睡了几个小时,所以无不例外,根据我的风格, 今晚就死活没有睡,逛了逛YouTube,开了本新书的坑去读。

咖啡是很多人中情感的一部分。看过一个新闻说台湾很多女孩的梦想就是开一个咖啡馆,当然对于很多人来说,特别是美国人,就是清晨的一杯例行饮料。

我对于咖啡也有很多个情感投射。我不知道哪个时候开始遇到咖啡的,从我能记忆起来的来看,应该是当初家里别人送的蒸馏壶,一大一小,还有几包咖啡豆,记忆最深的就是那桶日本UCC的咖啡豆研磨粉。第一次打开那一桶的感受我现在还能记得,不浓郁,有咖啡味,大小不一的颗粒以及咖啡豆碎皮,但是我第一次对咖啡除了速溶粉之外的认识,很日本。现在那个桶还在家里用着,当然里面装的早已不是那咖啡粉了。 Continue reading

从中港两地手机月费谈起

睡前在新浪微博上看到了最近国内网上的一个热点,中国移动香港的一份3G月费计划被人逮到说价格非常低非常划算,对比其在中国的同等价位月费的计划是一个天,一个地。本来这种无知的论点看多了也就笑笑而过,遂去洗澡,岂不知越想越觉得其中有很多槽点可以吐。

首先是这些质疑的根本问题是,直接通过汇率的转换而比较两个非常不同市场的不同服务是一件很无脑的做法。你可以不知道香港的移动通信市场是一个正在努力推广4G LTE的阶段,这其中的“最高速度限制为384KB每秒”,你也可以选择性失明地看到底下各种对促销的解释和各种杂费税费和超出计划之后的高价收费,你可以不知道香港用户的国际漫游花费占据运营商多大收入比重(which make it looks like tipping money),当然你也不会知道香港的国际漫游比中国运营商提供的价格高出十倍的样子。当然后来中移动站出来给各个媒体回应也说的很清楚:

“这个套餐是一种捆绑服务套餐,“每月80元人民币——不是55元,包括1700分钟通话费。香港现在处于3G向4G转换的过程中,3G马上要被淘汰了,这是个临时的特殊的营销案例。全世界电信行业的趋势是语音的价格会逐步放开,运营商收费的真正大头将是流量费,所以流量是不会免费的。这个套餐中WIFI免费,其实只是个过渡的临时的促销办法。”

的确就是这样的,中移动在香港是收购的当时的PEOPLES万众,另一个目的是当年中移动借此壳在港股上市。万众一直没有自己的3G网络,以致于其客户常年运行在2G网络上,其3G服务也是近年才推出的,并且是租用别家3G网络实现的。可谓是香港通讯界里小弟中的小弟。不过这个发言人真应该自己给自己一啪啪耳光,字里行间也透露着一点就是:看!开放的市场竞争就是好,你看我们提供3G服务这么便宜划算都算垃圾水准了,你看自由市场好不好! Continue reading

我们需要多久走出意识形态的阴影

2012年末,我在北京一个写字楼里,晚上空荡荡没什么人的时候,我闲来无聊在翻美国的搞笑深夜政治类脱口秀 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 的老节目,期间凑巧翻到了 Philip Pan 的那期老节目,他在节目中推荐了自己的这本 Out of Mao’s Shadow ,于是我在网上搜索了下,其中有一个章节讲南方都市报的灵魂人物程益中的故事。凑巧公司里唯一没走的同事过来跟我闲聊,我就顺带说了说这本书,想不到对方竟然读过这本书。

Out of Mao's Shadow

Continue reading